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2017“十大咸鱼”

(来源:网站编辑 2017-12-24 09:43)
文章正文

华夏时报记者 卢晓 张杰 金晓岩 北京报道

无论是IT巨头还是打着共享概念的创业公司,无论是新兴的互联网行业还是快消零售等传统企业,都在风口浪尖中体会着行业冷暖,也都在2017年一波三折中思考、调整自己的命运轨迹。那么,2017年有哪些公司的衰落最令人触动,又有哪些公司的命运最为揪心?这些咸鱼在未来能否翻身?通过对产业经济领域诸多行业的梳理,我们选择了“十大咸鱼”进行微观研究与总结。试图见微知著,力求摸到产业经济走向的脉络痕迹。

乐视:贾跃亭最背的一年

折腾一年的乐视今年没能出现奇迹。在年初拿到孙宏斌等方的168亿元投资后,乐视并没能把非汽车部分的钱全部解决掉,资金问题雪上加霜。非上市体系的乐视控股和乐视移动则已经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在年中辞去了乐视网的一切职务,还卸任了乐视控股法人、乐视致新法人,并已数度登上失信执行人名单,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已被完全冻结,目前仍在美未归。

乐视要如何翻身?就上市体系来说,孙宏斌已将原有的聚焦大屏、分众自制和生态开放的战略调整为聚焦家庭互联网智能娱乐。但业内人士认为,除了继续融资外,想要翻身还必须做出更深层次的改革。对于非上市体系来说,有消息称贾跃亭正洽谈融资。而他要想咸鱼翻身,无疑得寄希望于10亿美元真实到账后,FF91能够迅速量产。

三星手机:在华走跌

作为全球智能机市场份额的第一名,韩国三星电子在中国市场和全球市场俨然冰火两重天。机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份的三个月中,三星手机在中国城市地区的占有率下滑至2.2%。这个数字比其2013年第二季度曾取得的20%的顶峰市场份额,缩水近10倍。三星电子也一直在力图重振中国市场。但历经换帅、组织架构调整、企业本土化等措施,三星电子的手机业务在中国市场依旧难有起色。

业内人士认为,Note7事件对三星手机影响很深,整体渠道对其信心不足,宣传和营销也没能取得好的效果。他认为,目前三星手机整体产品的铺货不广,整体市场曝光率较少。“首先还是要让渠道建立信心,合作伙伴对它的影响非常大。另外要明确推出有差异化的产品。三星在广告、营销等市场普及方面还需要有大的投入。”

酷派:谁来买我

2017年快要过去,但停牌已近9个月的酷派,依然没有发布自己经过审核的2016年财报。根据此前发布的预期数据,其2016财年不仅营收同比将近腰斩,更是遭遇了从2011年以来的首度亏损,额度高达42.29亿港元。酷派的亏损在2017财年依旧在持续,此前还一度传出要转型房地产的消息。而经历了数百名毕业生集体解约、大股东乐视陷入资金危机后,当初贾跃亭高调请来掌舵酷派的刘江峰也在今年11月宣布离去。

业内人士认为,现在手机市场陷入同质化,手机的品牌诉求越来越高,对于酷派而言,除非有新进入者像当初的360、乐视那样,在品牌、供应链乃至研发端、人脉等层面对其有收购需求,才有打开更多空间的可能,但不容忽视的是,华为、OPPO、vivo这些厂商留给新进入者的机会也不多了。

易到:钱都去哪了

今年4月,关于13亿元是否被挪用的争执揭开了首家网约车平台易到创始人与大股东乐视控股间的激烈矛盾,也揭开了易到当时资金短缺的尴尬局面。易到的办公场地一度挤满了前来提现的司机。今年7月,韬蕴资本宣布已在6月向易到注入了首批资金,并实现了对易到的控股。12月12日消息称,乐视系全面退出易到,韬蕴资本全面接手。

韬蕴资本CEO温晓东在全面接手后首度对外宣布,易到将打造以网约车为主体的全新业务线,并行发展汽车金融和境外出游业务。不过,有业内人士认为,面对滴滴、首汽约车、神州专车等企业的强烈竞争,易到如何实现差异化竞争是其今后的重要方向。而韬蕴资本后续能否提供充足的枪支弹药也是决定易到今后生存状况的关键。

“小蓝单车们”:没钱就走人

年初尚且十分热闹的共享单车行业变得越来越寂寞。11月16日晚间,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发布公开信,宣布小蓝单车与拜客出行达成了战略合作,将由拜客出行全权代理小蓝单车未来的运营。而在此之前,被认为在共享单车中骑行体验最好的小蓝单车被陆续曝出押金难退、公司解散、拖欠供应商欠款和员工工资等消息。小蓝单车的现状是二三线共享单车集体大败退的缩影。在它之前已经有酷骑单车、町町单车等玩家相继折戟。

业内人士认为,从2016年九十月份开始,到2016年底2017年初,共享单车的时间窗口非常明显,错过这个时间阶段就不占优势。他认为,二三线玩家在融资规模和车辆投放上都比拼不过摩拜和ofo。决定这些玩家离场时间的关键,就是他们手中还有多少资本可烧。

辉山:从有到无一瞬间

对于曾经偏居东北一隅的辉山乳业来说,2017年,全年都是寒冬。从年初股价崩盘,到年底开始破产清算,这家公司就像一个临终的病人,没有任何复苏的机会。辉山乳业在经营能力没有改善的基础上,更加背上沉重的债务负担,最终因债务负担沉重而破产。近日,辉山乳业创始人杨凯也被法院列为“老赖”名单。

目前,辉山乳业的产品业务还在照常经营,市面上也能买到辉山的牛奶产品。业内有感慨,这次临时清盘之后,或许是辉山的一个新的开始。但对于如何想翻身?业内认为被其他企业收购目前可能性不大,或许暂时只能靠自身经营以获得持续的现金流自救了。“辉山乳业破产重组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对于整个行业来说,像这样规模的企业盘子太大,而且眼下养殖业处于低谷发展期,很少有大的资本能够完全接盘。”乳业专家宋亮指出。

雨润:跌出圈外

曾经南北两大肉类巨头雨润和双汇为抢夺第一的宝座不免争得面红耳赤,如今连年业绩下降的雨润,已经和双汇渐行渐远。2017年8月24日,雨润集团连续第二年落选“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仅一天后,雨润食品公告的58.02亿港元年度中期营收,创下十年来新低;同时,净利润亏损5.52亿港元,也是其自2015年以来连续两年半、第5次报亏。曾经庞大的雨润帝国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最初要一心做食品的雨润如今已经涉足了地产、商业、物流、旅游、金融、建筑等多个行业,艾格农业分析师马文峰认为,如今,整个畜牧业正处于转型升级之中,饲料行业饱和,生猪养殖总量难以大量增长,众多企业都在朝多元化、全产业链、互联网化的方向发展。而现在,雨润要敲响警钟的是,自己的初心是什么,以及是否真的具备了操盘多个产业的功力,或许回归主业是个解救办法。

聚美优品:为了翻身反而败光

2017年,对于前身为团美网的聚美优品来说无疑是比较戏剧性的一年,在宣布退市21个月后,又意外地对外宣布撤回私有化;股价也从原来提出私有化的7美元/股下沉至3美元/股。

在挣扎过程中,聚美优品的多元化布局令人眼花缭乱:成立聚美影视投拍电视剧、研发智能硬件推出空气净化器、投资收购街电项目进军共享充电宝,如此等等。“今天聚美之所以走到这一步,这主要是肆意多元化的恶果,而其间多个股东试图力挽狂澜,但最终仍无疾而终。”有业内观察人士对记者分析说,聚美优品的多元化是脱离根基,在此前对市场没有布局的情况下大肆进入,急于翻身却最终拖累主业。该人士强调称,聚焦主业,强化主业优势,在主业基础上追求多元化才是聚美优品的翻身之道。

百度外卖:易主又陷“非亲生”宿命

靠代理起家的百度外卖,曾经是外卖行业三大巨头之一,经历2017年持续补贴大战以及百度战略调整之后,百度外卖似乎并没有迎来发展的转机,成为了外卖行业的落伍者。今年8月24日,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宣布合并,这场看似双赢的合并做法,最终却让百度外卖陷入了代理商追讨风波。

“更换东家之后,百度外卖始终并不是‘亲生’,虽然说饿了么采取双品牌战略,但似乎对于百度外卖未来的发展并不信任,欲以直营取代代理。”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若收购后的百度外卖再不能协调代理商与直营的恰当关系,即使迎来新的金主,内耗的困境仍不能从根本上解决。

百丽:“鞋王”卖身

曾经豪言“有女人经过的地方,就有百丽”的百丽扩张计划时至今日成为一句虚言。2017年,陷亏损泥潭中的百丽不但没有走出亏损的困境,且营收、净利润均再次出现了快速下滑的态势,达到史无前例的最低潮。内忧外困之下,百丽抛出私有化方案,被业内直指“卖身求存”,今年5月,由高瓴资本集团、鼎晖投资以及百丽国际执行董事组成的财团,向百丽国际提出私有化要约,总收购价531亿港元。

业内人士分析说,在新零售电商冲击以及运营成本猛涨的背景下,百丽无法满足消费升级大背景下国内市场需求,从而走下了高增长的神坛,这是百丽集团快速扩张的后果,如果百丽集团再不缩减品牌,贴近消费者群体,而仅靠持续摊大饼,发展魔咒还会重现。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